阿尼奇科夫桥

阿尼奇科夫桥—圣彼得堡最著名的桥之一,其历史与北方首都的建立密切相关。桥成为圣彼得堡的名片和装饰,这多亏了雕塑家—彼得•克洛特绝妙的雕刻。
1715年彼得一世颁布了关于建设跨越丰坦卡运河的永久渡河设备的法令。不久,在选定的彼得位置就出现了一块长达150米的木质桥板。支架上被简单的木板和程式化的石头所覆盖。该桥由陆军中校工程师米哈伊尔•阿尼奇科夫指导建筑工人建筑完成,他的姓氏永远的固守在了这座桥的名字里。

前哨安置在阿尼奇科夫桥前面—如今涅瓦大街66号附近的建筑物的位置。桥用栏木封锁了,通过它的时候要征收费用。石头作为支付对象—铺砌城市街道石头是必要的。在日落之后只有贵族能通过桥进入城市。黎明前通道对出身非贵族的人们是关闭的。
1721年渡口改建—如今利用锁链和杠杆机制提高了它的中心部分。夜间桥处于分离的状态—这样圣彼得堡就能防御那些这个时间常常活动在城市郊区的狼。
1841年该建筑完全翻新。用砖建造渡口,拆掉了升高的部分—现在船舶可以在高跨度的下面通过。
桥上有彼得堡的雕刻家—彼得•克洛特雕刻的雕塑品。是由一个故事线联合在一起的结构—驯马,野蛮势力上面的人的胜利。
雕刻品

阿尼奇科夫桥的第一个雕像组被雕刻成匍匐在地面的福特尼奇(被称为构图里的人)和他上面竖起身子的马。被激怒的种马脱掉身上的马披,它的马蹄危险的悬在艰难控制着倔强的动物的少年的头上。

第二个结构塑造成人支起一个膝盖给马披上马披,人成功削弱了马的意志。

第三组里人支着膝盖起身,他已经不需要用很大的力气去控制这激动的动物了。

第四个构图—最安静—种马被驯服了,他听从福特尼奇的话,并且允许盖上马披。

雕刻家强调驯服马这几个阶段的细节:在第一组和第二组的描绘中,在种马的马蹄上还没有马蹄铁,而在接下来的雕刻中已经存在马蹄铁了。